首页 > 产经 > 正文

跨界重组失败的个股又添一例 多股已筹划重组数次

2021-10-12 08:03:00 来源:北京商报

随着吉电股份(000875)重组终止,年内重组失败的个股又添一例。10月10日晚间,吉电股份公告称,公司终止筹划向中国电力国际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电力”)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经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年内已有47股重组事项告吹。记者还注意到,年内重组失败的个股中,如美尔雅、棒杰股份等多股系跨界重组。此外,像龙溪股份、和科达等多只个股已多次筹划重组,均以失败告终。

部分个股业绩承压

筹划未足月,吉电股份重组事项最终黄了,这也使年内终止重组的个股队伍再次扩容。经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10月11日,A股年内已有47只个股重组事项折戟。

10月10日晚间,吉电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决定终止筹划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据了解,吉电股份原筹划向中国电力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部分清洁能源资产,并同时募集配套资金。公司股票自9月16日起停牌。筹划不足一个月,该事项宣告终止。

吉电股份表示,由于交易双方对交易核心条款未能完全达成一致,考虑到广大中小股东的利益及公司未来的长远发展,经审慎研究,公司决定终止筹划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

针对公司相关情况,北京商报记者致电吉电股份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对方工作人员表示,“领导在出差,不方便接受采访,一切以公司公告为准”。

除了吉电股份,经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年内还有弘宇股份、风神股份、未来股份、日盈电子等46股重组事项告败。其中,瑞泰科技、沙钢股份、京城股份3股是在上会阶段遭到并购重组委否决,其他个股均为自己主动终止。

在上述个股中,部分个股业绩承压明显,投融资专家许小恒认为,这可能是公司急于重组的原因之一,拟通过注入新资产来提升公司盈利能力。

诸如近三年两亏的ST九有。财务数据显示,2018-2020年,ST九有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4.73亿元、3.13亿元、1.93亿元,营业收入连年下滑;对应实现的归属净利润分别为-2.71亿元、-3360万元、2039万元。

2020年刚刚实现扭亏,ST九有今年上半年净利又亏损了。2021年半年报显示,ST九有2021年上半年净利亏损3941万元,同比下降97.14%。

跨界重组不理想

据了解,今年7月,ST九有拟购买北京和合医学诊断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不低于51%的股权,进军医疗诊断业务。但事项筹划不足半个月,由于标的资产股东人数众多、股权结构分散、股东各自利益诉求不一等原因,交易双方未能就重要交易条款达成一致意见,最终以失败告终。

资料显示,ST九有目前通过各子公司开展主营业务。各子公司主要经营业务广泛,按行业分包括公关营销服务、互联网信息服务、直播服务、商品零售业及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而上述重组标的主营业务包括医学检验科医疗服务、技术推广服务、医学研究和试验发展等,可以看出,ST九有系跨界重组。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年内重组终止的个股中,跨界重组的个股不在少数。

诸如,主业为纺织服装业务的美尔雅于2020年7月起开始筹划收购医药零售行业优质资产甘肃众友健康医药股份有限公司3.11亿股股份,筹划近一年时间,今年7月3日,美尔雅宣告终止该事项。

同样从事服装行业的棒杰股份则把目光投向了AI行业。据了解,棒杰股份原拟与深圳市华付信息技术有限公司51%的股权进行资产置换,但该事项最终同样以终止告终。此外,华嵘控股、风范股份等个股均于今年跨界重组失败。

投资银行董事总经理王晨光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多家上市公司跨界重组失败有多方面原因。首先面临的是监管层对跨界重组的审核越发从严。其次,近年来许多上市公司跨界重组情况不甚理想,也使收购双方存在一定顾虑。此外,王晨光指出,跨界重组存在的风险也较高。“被并购企业如果从事与上市公司完全不相关的业务,对上市公司来说,公司协同性问题将受到巨大考验,日常经营管理等各方面都并非易事。”王晨光如是说。

多股已筹划重组数次

值得一提的是,ST九有已并非第一次筹划重组事项。2020年8月,ST九有筹划收购恩施州铁路有限公司未果。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年内重组失败的个股中,存在多次筹划重组经历的还有很多。

以近期公告终止重组的龙溪股份为例,龙溪股份在八年内三度重组折戟。2014年、2016年、2020年,龙溪股份三次筹划重组事项,但均未果。

同样多次筹划重组的个股还有和科达,于2016年登陆A股的和科达上市以来筹划三次重组,但同样均以失败告终。

具体来看,2017年2月,和科达发布停牌公告,并于当年5月披露收购标的为深圳市宝盛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100%股权,筹划8个月,由于对标的资产估值及作价方案最终未能达成一致,和科达终止该事项。2019年4月,和科达再次筹划重组,这次重组标的变更为湖北东田光电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拟收购其100%股权,两个月后,该重组事项折戟。2020年10月,和科达第三次筹划重组,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弗兰德科技(深圳)有限公司100%股权,遗憾的是,上述事项仍以失败告终。

王晨光表示,多次重组的公司在重组时监管也会加大审核力度,过去并购经历在重组过程中可能会造成影响。此外,随着北交所设立、科创板设立及创业板改革,中小市值的优质标的目前有了更为畅通的上市通道,更多选择去独立上市,上市公司找到适合的优质标的进行重组的难度也随之增大。

(北京商报记者 董亮 丁宁)

本网站由 财经产业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3326号-29
联系我们:85 572 9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