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市 > 正文

监管出清时刻“一元股”陷入焦虑 不想退市又该如何避免退市

2020-05-22 09:29:34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5月21日,一家当前收盘价低于1元的上市公司内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慨:“我们不想退市,也在想办法避免退市,现在主要的问题是让股价上去,其他的再想办法。一旦退市,那就没得搞了,重组什么的都没有意义了。”

就在这一天,神雾环保再次跌停,以0.48元/股的价格收盘。

该公司以面值连续20个交易日不足一元而退市的结局,已经板上钉钉。

而在神雾环保之前,保千里、ST锐电已进入退市整理期,天广中茂已停牌,正在等待深交所作出公司股票是否终止上市,*ST美都连续第十六日面值低于1元,基本确定已触及退市标准。

近年来,在注册制逐步推进的另一边,监管层对于畅通退市途径的决心也越发坚定,2019年,沪深两市就已有6家上市公司因面值退市。

越来越多的面值退市案例,让股价正在1元左右徘徊的上市公司普遍陷入焦虑,投资者对于风险股的估值逻辑也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5月21日,*ST宜生证券部人士也对以投资者身份致电的记者说道:“我们在尽可能避免(触及)面值退市条件。”

一元退市生态调查

面值退市制度,正在逐渐改变A股上市公司的生态。

根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5月21日,剔除已经进入退市整理期的保千里与ST锐电后,还有17家上市公司收盘价低于1元,另有47家上市公司股价在1-1.5元之间(含)。

随着退市制度的严格执行,这些面值徘徊在1元上下的上市公司,感受到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

“现在就剩几个交易日了。”盛运环保证券部人士说道。截至目前,该上市公司已经连续13个交易日面值低于1元,今年1月,盛运环保启动了重大资产重组,茂博集团拟以不超过18亿元左右的资产协助公司解决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问题,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截至5月19日,盛运环保重大资产重组的交易标的已过户至第三方(该第三方为桐城市政府指定的专门为解决关联资金占用的平台公司)及15%的股权正在办理变更。但留给盛运环保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盛运环保在剩余7个交易日无法涨停,其将无法避免面值退市的命运。

“(重组)时间能赶上的前提是不能退市。”前述盛运环保人士说道。

心急如焚的企业并不在少数。面对可能出现的退市危机,多家低价股纷纷启动了“自救”工作。

5月21日,*ST宜生证券部人士也对以投资者身份致电的记者说道:“我们在尽可能避免(触及)面值退市条件。”当天,*ST宜生股价跌至0.99元,晚间公司发布了《部分董事增持股份的公告》。

更早前,*ST宜生还透露,公司全资子公司广州宜华位于广州市南沙区广生路13号地块已被政府列入“三旧”改造范围,拟向政府申请土地收储。

前述证券部人士表示:“这一块地基本上处于价格谈判当中,并且价格双方已经达成了初步共识,在11亿-16亿这个区间,这是公司战略布局所在,今年公司战略布局从国外调整到国内,我们的产能布局有调整,(土)地的处置是产能布局调整的一个部分,起到的作用主要是资金的回笼。”

他进一步介绍称,目前公司也在采取措施面对危机,“(公司现在面临的困境)一方面是我们受到(证监会)调查,另外一方面也是业绩不达预期的一个结果。目前公司正在开展两方面工作,一方面是抓紧时间进行回复(问询函),另外要把业绩做好。关于股价(问题)我们要尽最大的努力。”

另一家低价股则把算盘打在卖房上,5月20日晚,ST银河与北京中房签署《土地合作开发项目框架协议》,公司拟与北京中房展开合作,就相关开发地块成立合作开发公司,项目全部开发资金和公司开发地块遗留问题全由北京中房负责解决。

效果立竿见影,5月21日,ST银河一字涨停,收于1.13元/股。“我们现在正在想办法解决(面值退市)问题,毕竟这家公司已经上市20多年了,我们也不想它退市。”ST银河证券部人士受访表示。

不过,据该人士介绍:“目前(与北京中房的)合作还是只是框架协议,还没有达成具体方案,如果后续项目落地会提高公司闲置土地项目的利用率,增强公司的盈利能力,(具体合作进展和时间计划)我们还没有接到消息。”

另一家当前股价还在1.2元的上市公司ST慧业,也开始未雨绸缪,接线人员表示:“面值退市目前还没有这种可能,但是公司管理层也在关注。”

今年一季度,ST慧业成功扭亏,2020年一季度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435.51万元,同比增长40.39%。随后,公司又启动了2020年股票期权与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股权激励更能把管理层跟公司利益高度绑定,让管理层更好地为公司经营业绩做贡献。”前述接线人员指出。

市场化退市来临

整体来看,目前触及或者已经面值退市的上市公司,基本上都面临着一定风险,如盈利能力差、内控失效、巨额债务压顶、诉讼缠身、资金链断裂等问题。而随着这些劣质企业的出清,低价股的估值也面临重构。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早年间股市炒小、炒差氛围正在逐步消退,“壳资源”价值已大幅下降,投资者开始逐渐抛弃风险股。

数据显示,除个别体量、总股本较大的企业外,目前股价面值在1.5元以下的66家上市公司总市值大多在30亿以内,其中更有38家企业总市值低于10亿元。公司的股东户数也在大幅减退,66家上市公司总股东户数从2019年年初的600.11万户下降至2020年3月末的581.49万户。

除了部分突然爆雷的企业外,机构投资者几乎在这些企业的前十大股东列表中绝迹。

有业内人士指出,上市公司作为公众公司,具备一定的市场价值和投资价值,是其立足于市场的必备条件,市场化退市指标具有诞生和存在的必要性,有利于加快实现劣质公司出清,将市场资源集中于优质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4月27日,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启幕,进一步强化了注册制下的退市常态化。

根据发布的征求意见,在退市指标上,将净利润连续亏损指标调整为“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孰低的净利润为负且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的复合指标,新增“连续20个交易日市值低于5亿元”的交易类退市指标和“信息披露或者规范运作存在重大缺陷且未按期改正”的规范类退市指标等。

“A股的退市规则主要借鉴美股,未来A股会有更多的退市,而不是仙股化,交易比较清淡有可能触发面值退市的标准。”星石投资策略部副总监汪岑指出。

业内人士认为,进入2020年,随着注册制进一步推广,以ST锐电、天广中茂等面值退市为开端,A股将再度掀起市场化退市潮。

前海开源基金管理公司执行总经理杨德龙表示:“应该说面值退市是一个重要的安排,它是对一些绩差股和垃圾股退市的利器,终于发挥了作用。这几年价值投资盛行,资金越来越认识到,好的公司才能够有长期的投资机会,而绩差股和垃圾股是没有机会的,所以垃圾股会越来越被资金所抛弃。因此无论从严监管或是市场的自我选择层面,最终绩差股和垃圾股都将会退出市场。”

精彩推荐

本网站由 财经产业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3326号-29
联系我们:527 822 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