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焦点新闻 > 正文

患者个人负担降80% 医保谈判确保进口药全球最低价 丙肝药大热

2019-11-29 11:02:56 来源:第一财经

作为2019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的“收官之作”,国家医保谈判准入药品名单于11月28日正式公布,97个谈判成功的药品全部纳入药品目录乙类范围。其中,备受关注的PD-1类肿瘤免疫治疗药、能治愈丙肝的口服药等首次进入目录。

这是国家医保局成立以来进行的第二次药品准入谈判,与去年将17种抗癌药纳入医保目录的第一次谈判不同,此次谈判尝试引入“价格保密”的做法和竞争性谈判的方式,引导企业大幅降价。

国家医保局医药服务管理司司长熊先军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价格保密”是国际通行的做法,目的是要让企业能够在中国市场上给出最低的价格,同时不影响它的国际价格体系。从这次药品谈判的结果来看,效果非常明显,多个全球知名的“贵族药”纷纷开出了“平民价”,进口药品基本都给出了全球最低价。

第一财经记者还从国家医保局获悉,医保目录动态调整的文件已经在制定过程中,今后每年都会对目录进行动态调整,对于尚未纳入目录或本次谈判不成功未能准入的品种,在综合考虑临床需求、医保基金承受能力、企业降价意愿等因素后,符合条件的将有机会再次纳入谈判范围。

引入价格保密 确保药品全球最低价

熊先军表示,刚刚结束的谈判准入是医保制度建立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国家医保局发挥“战略购买者”作用,谈判新纳入药品和续约药品的价格均有大幅下降。

本次谈判共涉及150个药品,包括119个新增谈判药品和31个续约谈判药品。其中,119个新增谈判药品谈成70个,价格平均下降60.7%。三种丙肝治疗用药降幅平均在85%以上,肿瘤、糖尿病等治疗用药的降幅平均在65%左右。31个续约药品谈成27个,价格平均下降26.4%。

熊先军表示,保守估计,通过谈判降价和医保报销,总体上患者个人负担将降至原来的20%以下,个别药品降至5%以下。

此次医保谈判引入价格保密的做法,对部分药品的成交价格承诺官方不对社会公开。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协议期内谈判药品部分”相关文件发现,有47个药品,企业对其申请了价格保密。

近日,国家医保局、人社部发布的关于将2019年谈判药品纳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乙类范围的通知(下称“通知”)要求,鉴于部分药品企业对谈判确定的支付标准申请了保密,协议期间各地医保、人社部门不得在公开发文、新闻宣传等公开途径中公布其支付标准。

价格保密对于一些药品能够谈判成功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比如诺华的“磷酸芦可替尼”,这种药是在全球骨纤治疗领域里填补临床空白的创新治疗药物,也是去年抗癌药专项谈判18个肿瘤药中唯一没有达成协议的产品。

诺华肿瘤(中国)市场准入部负责人邓阅昕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去年磷酸芦可替尼没有谈判成功是因为诺华的商业策略和政府的测评考量存在差距,今年诺华做了策略性调整,国家在药品价格的测算上也充分考虑了市场的实际情况,做了合理的考量,最终在双方的合力之下促成了谈判。

邓阅昕说,诺华肿瘤这次谈判成功的三个药品都给出了全球最低价,也申请了价格保密。这么做既能保证中国患者可以用到低价的药物,又不会对其他国际市场带来价格体系的冲击。

熊先军表示,价格保密是国家医保基金和商业保险经常采取的策略,只要价格保密就可以拿到国际的最低价格。中国人口众多,市场较大,同时还是发展中国家,这都决定了我国应该争取全球最低价。虽然这些药品医保支付标准不公开,但明年目录落地后,广大群众会有切身感受。

PD-1遇冷 丙肝药大热

此次谈判将肿瘤、罕见病、慢性病和儿童用药等作为重点,谈判成功的药品多为近年来新上市且具有较高临床价值的药品。

从重点领域看,5个基本药物全部谈判成功,22个抗癌药、7个罕见病用药、14个慢性病(含糖尿病、乙肝、风湿性关节炎等)用药、4个儿童用药谈判成功,医保目录结构得到进一步优化。

具体来说,备受关注的PD-1类肿瘤免疫治疗药、能治愈丙肝的口服药等首次进入目录,肺癌、直肠癌、乳腺癌等有了更多靶向和化疗药选择。

此外,波生坦、麦格司他等药品的谈判成功,使肺动脉高压、C型尼曼匹克病等罕见病患者摆脱了目录内无药可治的困境,糖尿病、乙肝、类风湿性关节炎、耐多药结核、慢性阻塞性肺炎等患者有了更多优质新药可供选择。

与市场预期的可能四个在拟谈判目录中的PD-1药品都进入目录不同,实际上只有信达生物制药和礼来制药共同开发的信迪利单抗注射液谈判成功。

第一财经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其余几款PD-1药品谈判不成功的主要原因是,企业出于对市场形势的判断不愿意降价。由于将来医保目录是一年一调,不排除未来这些PD-1企业会重新加入医保谈判的可能。

与PD-1遇冷的情况不同,能治愈丙肝的口服药大热,三种丙肝治疗用药降幅平均在85%以上。

谈判组成员、福建省药械联合采购中心负责人林崧表示,本次谈判药品多采用的是基于比价的磋商谈判方式。其中对丙肝(1b型)治疗用药采用的是一种全新的竞争性谈判方式,即不设定最低价,让企业各自报价,按报价由低往高确定入选品种。

但鉴于6个丙肝用药普遍疗效显著,治疗效果相当且价格昂贵(疗程费用多超过5万元),依靠药物经济学测算和常规准入谈判难以引导企业将价格降至合理范围,因此采取的办法是,对申请谈判的四家企业6种药品先进行临床疗效评估打分,再由企业打包报价,谈判组依据规则对企业报价进行现场换算,判定谈判结果。

竞争性谈判明确仅允许2个全疗程费用最低的药品进入目录,且承诺2年内不再纳入新的同类药品,引导企业充分竞争。林崧表示,通过竞争性谈判,企业报价大幅下降,达到了预期目标,极大减轻了患者的负担。

腾笼换鸟鼓励创新

熊先军表示,在常规调整阶段调出的150个品种为谈判准入的品种腾出了空间,实现了通过“腾笼换鸟”确保基金运行可持续和保障能力有提升的目标。国家医保局已经做过相关测算,医保谈判后创新药进入目录所需的医保资金与调出药品所占用的资金基本相当。

经过本轮调整,2019年《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共收录药品2709个,与2017年版相比,调入药品218个,调出药品154个,净增64个。

此次药品转入谈判还提出了鼓励创新的导向。12个国产重大创新药品谈成了8个,且谈判成功的药品绝大多数都是近年来上市的新药,很多还是2018年新上市的。这些新上市的药品被迅速纳入目录,释放出支持创新的明确信号。

熊先军表示,国家医保局将会同有关部门指导各地抓好谈判药品目录的贯彻落实工作,做好用药衔接和保障,确保各地2020年1月1日启用新版目录。

精彩推荐

本网站由 财经产业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3326号-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