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焦点新闻 > 正文

电竞专业的学生出路在哪?聊聊“电竞江湖”

2021-02-23 11:24:34 来源:中国江苏网

2021年1月末,一篇关于首批电竞本科生毕业去向的文章引发了各方热议,也将国内的电竞专业生们推上了风口浪尖。2016年9月,电竞作为递补专业成为正式教育中的一员,这个建立刚满4年的年轻专业在几年间获得飞速成长,却也让大众产生了诸多疑惑。

电竞是什么,电竞专业学什么?电竞专业的学生出路在哪?他们是刀光剑影的侠客,还是学而无用的看客?2021年春招之际,新江苏对话“电竞圈”内的学生、业者和学者,聊聊他们眼中的“电竞江湖”。

千亿大市场,人才缺口200万

2017年4月,亚奥理事会宣布,电子竞技将在2022年杭州亚运会上成为正式比赛项目。同年的亚洲室内武术运动会上,电子竞技率先登场,敲响了主流化的第一钟。当年,郑翔在“学校”和“专业”的选择中倾向了后者,成为了南京传媒学院(原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第一批电竞专业学生。

与郑翔的憧憬期待并行的,是中国传媒大学、南京传媒学院、南昌工学院、四川电影电视学院等院校纷纷在电竞专业上试水,开始招收和电竞专业相关的学生。据人社部2019年发布的《新职业——电子竞技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显示,2019年国内开设电竞专业的院校已达29所,包含了6所本科院校和23所职业院校。

招生的增加源自电竞市场的巨大扩张:2019年,中国电竞整体市场规模突破1000亿元,电竞用户规模达到4.7亿人;2020年,用户规模再创新高,达到4.88亿人。另据企查查显示,目前全国电竞相关企业已经超过2.4万家。

市场盘子扩大的同时,行业的人才缺口也进一步显现。2020年1月17日,“电子竞技员”国家职业标准开发启动会上的数据显示,彼时电竞行业存在高达50万的人才缺口;7月,人社部也发布数据,称电竞行业未来5年的人才需求量达到200万。

电竞学生:电竞

“我本身就是电竞爱好者,主流的电竞游戏我都会接触和体验。”郑翔说。2020年春招时,因为疫情郑翔放弃了腾讯和网易的offer,兜兜转转在百果园旗下从事了一份有关电竞项目的管理工作。不出意外,这份“专业对口”的工作将会是他毕业后的第一个归宿。

“我的专业方向是用户体验分析。”郑翔告诉新江苏,在南京传媒学院电竞学院,电竞专业细化为用户体验分析和电子竞技分析两个方向。与大众想象中的“打游戏”大相径庭,“软件工具、电竞发展史、电竞心理学、电竞逻辑学、电竞影视学都是我们的专业课程。”事实上,不仅是南京传媒学院,中国传媒大学设立的“电竞专业”(数字娱乐方向)中也几乎没有专门培训游戏技能的课程。

“电竞不是简单的游戏竞技。”还在大三的王同学点出了电竞的内涵,“我们看到的包含游戏研发、赛事策划、包装运营、转播、竞技、解说、后期反馈在内的一切都是电竞。”如果将电竞看作是一个产业链,大众观念里的游戏竞技和解说只能作为显的下游产业,而前期的筹备和运营工作则因为无法跟大众直接“见面”受到了忽视。

电竞选手,22岁就已经“老”了

2018年11月,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上,来自中国大陆赛区的iG战队以“七年磨一剑”的坚持获得冠军,也燃爆了国内的电竞玩家。在创造历史与彻夜狂欢的背后,很少有人注意到,iG战队上场的电竞选手中,年纪最大的出生于1997年,只有21岁。

“电竞是一门很‘吃’年龄的行业。”22岁的小王对新江苏说,“一般反应巅峰期是在18岁到22岁,只有4年的黄金期。”小王的说法得到了电竞解说员潮生的认同。在她看来,职业电竞通常具有淘汰率高、生涯周期短、选手低龄化的特点,因此“超过20岁再走专业电竞选手道路,基本上没什么机会。”此前曾有媒体统计,电竞选手职业生涯均时长仅为2.6年,几乎是传统体育行业的四分之一。

“冠军只有‘一个’(一支队伍)。”潮生说,“这个圈子的入门底线,是你必须从小就具备游戏竞赛的天赋,而且要排到全国前200名。”4.88亿玩家中排到前200名,绝对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游戏玩得好,还得不怕苦不怕坐冷板凳。”潮生看过太多想要投身职业选手的年轻人,比起游戏世界里的“快意恩仇”和“潇洒酣畅”,现实总是残酷许多。“想劝他们趁早回头,职业竞技不是一件只靠憧憬和热情就能完成的事。”

初生牛犊的正规军:有必要让大家更好地认识电竞

春暖花开,又到了一年春招际。电竞这个年轻的专业在社会上产生的震动,不出意外地转移到了电竞专业生身上。“从我入学的时候,我就能感受到外界对我们的关注。”已经在策划公司实许久的小王说,“大家潜意识里把打游戏和电竞专业对等了,甚至亲戚听说我是学电竞的都以为我将来要去打游戏。”

同样大三的赵曼认为,如果用最终的就业去束缚专业,对他们而言不公。“学金融的不一定就当理财师,身边选择毕业后考研、考公和自主创业的同学不在少数,社会的关注确实让我们感到压力。”令她感到宽慰的,是有朋友同她站在一起,决定毕业后从事对口工作,“用实际行动来纠正已有的观念。”

即将踏进社会的郑翔,每天仍在电脑前忙碌,他还记得入学时来自院长的叮嘱:“作为第一批走出去的学生,我们有义务也有必要去帮助大家更好地认识电竞专业。”

电竞企业:看重实操经验和专项技能毕业生

“公司最想招两类人才:纯专业人才和运营人员。”一家网络科技公司人员告诉新江苏,公司内的纯专业人才都不是电竞专业出身,“类似从事程序开发和UI设计的人员,他们和电竞专业没有多大联系,招聘过程中我们不会唯专业论。”该工作人员直言,期的招聘不会考虑即将毕业的电竞专业生,“赛事运营需要对行业有很深了解和理解,实操经验远大过理论知识,刚毕业的学生暂时还达不到业务要求。”

江苏阿尔法电竞体育发展台主打电竞职业选手培养和赛事运营,台负责人朱杰表示,非常乐意接收电竞相关专业的毕业生和实生。“我们希望在赛事运营和赛事策划上有一些具备行业视角的人。”

朱杰说,公司更加渴求拥有专项技能的人才。“今年1月底,我们承办了一场大型赛事,赛事直转播请了上海的团队来做,因为南京专攻该领域的人才还不充分,没有办法承担起这个任务。”朱杰表示,电竞行业对实际操作能力要求甚高,电竞专业的毕业生招收进来还要进行专门的实践培训。

未来,电竞专业要去往何方?

“感谢各界朋友的关注和帮助,年轻人的路会越来越好!”2021年1月末,在外界普遍对电竞毕业生未来工作热议时,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副院长陈京炜在朋友圈中这样写道。

“关注与好奇是了解这个行业非常重要的起点。”陈京炜解释,电竞是一条特别长的产业链,很多人熟悉职业选手、教练、解说在内的下游产业链,而对上游的游戏研发,中游的赛事组织和运营不甚了解。“中国传媒大学数字娱乐方向专业主要聚焦的是产业上中游。”陈京炜说,“电竞是一个和高科技密切相关的行业,永远都需要高素质人才,需要能够在一线实际造作与执行,以及能在中层管理协调的人才。”

纵观国内高校开设的方向课,年轻的电竞专业尚面临着“有术无学”的困境。“电竞行业走在了学术之前,就目前而言,学术还没有给行业带来一个引领作用。”陈京炜希望,在未来的5至10年,国内的学者从行业实践中积累经验的同时,也能够往一流的学术发展,为行业提供更为超前与宏观的预测,而不是单纯地培养行业所缺少的人才。

(文章部分人物为化名)

新江苏·中国江苏网记者 喻婷/文

精彩推荐

本网站由 财经产业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3326号-29
联系我们:527 822 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