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焦点新闻 > 正文

化妆品小样暗藏着不容忽视的消费隐患 存超期风险无正规标签

2021-09-28 08:23:50 来源:北京商报

私人作坊配制、罐装的化妆品小样,或许满足了少数人对大牌的诉求,但背后暗藏着不容忽视的消费隐患。近日,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众多电商平台、短视频平台频繁出现个人卖家私自分装而成的化妆品小样,并用“低价拥有大牌”“样多方便试用”“量少便于携带”等相关词汇吸引消费者,其相关视频和产品销量的关注度极高。然而,商家宣称的低价试用更多是噱头,看起来便于试色又价格便宜的分装小样,更是藏污纳垢,小作坊环境难以与工厂无菌流水线相比,是否超过使用期限也难以核实,就连真假都是一个问号。

自制小样全网“蔓延”改装行为比比皆是

“黄一白还是黄二白?”“这个粉底液色号会不会偏白?”“口红色号适合我肤色吗?”购买化妆品之前消费者的困惑难以避免。如果不慎买错了色号,可能整瓶昂贵的化妆品就会被浪费。

在此情况下,售价仅几十元的化妆品分装小样就成了爱美人士的“试错”利器。不同于早些年直接销售“非卖品”的化妆品小样,一些小作坊手工自制的分装小样,成了现阶段的时髦品。

在抖音这类短视频平台上,“沉浸式”制作分装小样的视频总是能吸引众多消费者围观。“用一半就不用了的粉底液,分装完了省好几百”“口红用到底,不要扔,这样做就不浪费了”等文案随处可见。清洗工具、分装方式、改装心得、成品展示等均是视频中分享的内容。此外,在淘宝等多家网购电商平台上,不但售卖分装工具的店铺异常火爆,就连销售分装化妆品的店铺也颇受欢迎。

北京商报记者在电商平台中看到,销售自行分装的化妆品小样的店铺不胜其数,部分淘宝商家月销量高达200+到300+。抖音中分装商家发布的分装过程视频最高有上百万的点赞,其中一个以发布化妆品分装视频为主的名为“胖鱼美妆”的商家,粉丝量已达到近130万,个人简介中标注,“私信太多,回复不过来”,可见化妆品分装产品市场的需求之大。

对于平台是否会对私人加工处理的分装化妆品进行管理和监管,北京商报记者采访了淘宝、抖音等平台,截至记者发稿多数平台并未给出明确回应。抖音相关负责人给出了明确的态度:平台对美妆商品发布有明确要求,其中商家自行分装化妆品明确为禁售品,商家如绕开平台管控擅自销售,平台将依照规则规范对其进行严厉处罚。

某视频平台,操作人员戴着手套拆开原品包装轻按几下粉底液就被挤进了分装盒内。

低成本投入利润高达50%

化妆品分装小样之所以能在全网各大平台蔓延开来,尤其是以自制和小作坊形式独立存在,或与其较低的入门投入有关。

想在化妆小样的市场中分一杯羹,似乎也不是难事。一位从事化妆品分装工作的商家表示,这门生意前期投入还是比较小的,“酒精消毒片、分装工具、电子秤等等加起来花了100多块钱,且可以长期使用,而装化妆品的盒子一个几毛钱,买得多的话更便宜”。

在淘宝上,一个月销900+的店铺“白鹿DIY手作”销售的高光分装盒迷你粉饼分装压盘,其售价可低至5.99元。5个单格铁盒、1个三分格铝盘、30毫升医用酒精、1个压粉章、1个不锈钢小勺和6个指套售价为23.19元。当然,价格还可以更低,分装化妆品的包装盒按容量的不同一般在3-8毛之间不等,购买数量越多相对价格也更便宜。

自制的分装小样或许只是从总价上来看更便宜了,分摊到每克时价格却远高于正装。北京商报记者随机询问了多家销售分装化妆品的店铺,客服人员均表示货源来自日上或韩国免税店等,价格一般为国内专柜半价。以雅诗兰黛DW粉底液为例,日上免税店整瓶价格在278元左右,合1g价格9元,韩国代购等价格还可能更低。记者在某分装店铺中购买的DW粉底液,1g售价约为16元,是日上免税店价格的1.7倍。

与此同时,本身价格更高的粉底液相较之下利润也更高,除去包装和运输成本,商家获取的利润可用“可观”来形容。例如雅诗兰黛白金粉底液,分装店铺1g价格在30元左右,免税店价格在450元不等,合1g价格仅为15元。前期投入的包装成本分摊到每件小样还不足1元。

除了包装成本可忽略不计,快递费用同样低得乍舌。“电商企业长期合作发快递,小商品发件量大的话,一个快递基本在3-4元,甚至有的小件只要1块多”,快递行业相关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了上述信息。按此粗略计算,30元1g的雅诗兰黛白金粉底液,商家可赚取的利润基本达到了50%以上,450元一瓶分装后按克售卖,给商家带来了超过200元的利润。

除了可观的利润,化妆品市场的广阔前景也带动着分装小样生意的发展。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2-2019年期间,中国化妆品市场规模不断扩大,从2012年的2484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4256亿元。预计2021年,疫情因素减弱后,中国化妆品市场规模甚至超过疫前水平,将增至4553亿元。

此外,据国家统计局近日发布的2021年上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零售总额为211904亿元,其中化妆品品类销售额达917亿元,同比增长26.6%。

视频平台上,工作人员用酒精棉擦拭分装工具。

存超期风险无正规标签

利润可观,前景广阔,但分装生意里暗藏的隐患也在不断显现。北京商报记者浏览了多家分装店铺发现,包装主要有两种形式,一是圆盖小盒,二是旋转笔,包装过程多为商家自行罐装。

在某直播平台中,也有不少商家会发布分装过程的视频。视频中,操作人员戴着手套,用酒精棉简单擦拭分装盒、分装工具后,拆开化妆品原包装,轻按几下,粉底液就被挤进了分装盒内,再贴上自行制作的色号标签,一个分装产品就这样诞生了。视频中的操作环境往往为私人房间,周围放置着其他化妆品、摆件等杂物。整个操作过程难以与正规化妆品的无尘生产流程画上等号。

北京商报记者随机从两家分装店铺(“不不试色”和“奶酪喵的美妆店铺”)中购买了产品后发现,除了有标注产品名称、色号以及克数外,并无其他任何标识。浏览了其他多个商家发布的商品图片,记者发现无正规标签已成为普遍现象。对此消费者小李认为:“虽然分装产品很方便,但没有标注开封日期、使用期限等,使用起来还是不够放心。而且不像正装产品可以验货,分装的真假无从辨别。”

一名有14年化妆品行业从业经验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如果分装商家没有在符合标准的环境下进行分装,那么该商品就存在被污染的可能。“每种商品都有保存期限和使用期限,分装产品被开封后就被视为已使用,如果商家没有对初次分装日期进行说明的话,也存在着消费者购买的商品在保质期内,但很多时候已经超过了使用期限的风险。”

对于分装产品一般不标注开封日期等信息的情况,北京市药监局则表示,据《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第三十五条规定:化妆品最小销售单元应当有标签。标签应当符合相关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国家标准,内容真实、完整、准确。例如应当标注化妆品生产许可证编号、全成分以及使用期限、使用方法以及必要的安全警示等。

此外,《化妆品生产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令第46号)》第六十三条强调,标注标签的生产工序,应当在完成最后一道接触化妆品内容物生产工序的化妆品生产企业内完成。

不具备分装资质真伪难分辨

对于如何检验分装产品的真伪,似乎没有商家能给出一个完善的方法。一位商家表示,可以到专柜试看。另一位商家则表示:“你自己买一瓶正装和分装比对一下。”然而按此做法,购买分装试色的意义便荡然无存。

除了真假难辨、没有正规标识外,商家自行包装带来的卫生隐患也不容忽视。北京商报记者在名为“小浣熊生活家”的淘宝分装店铺内看到,热销第一名的分装产品下,有消费者评论称“刚拆开发现有一根毛”,并配有带毛产品的图片。

对此商家回应称,在之后的分装工作上会更加用心。“分装小样一打开就有浓浓的酒精味,怕刺激皮肤就没敢用。”美妆爱好者丹丹(化名)也表达了对化妆品分装产品卫生问题的担忧。

“工具和分装后都有消毒,但如果您是敏感皮,建议到专柜试色。”某分装商家对产品卫生问题解释称。对于销售自行分装的化妆品是否有取得相应资质和卫生保证等问题,多个分装商家均表示并无资质,“没有(资质),您可以找生产厂家,他们有”。

关于商家私自进行化妆品分装行为,北京市药监局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商家私自进行分装且销售化妆品的行为属于生产行为,必须遵循《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有关化妆品生产许可管理的规定,由持有化妆品生产许可证的生产企业在许可范围内组织开展。

需取得许可证违规生产或涉嫌违法

私人作坊的“手作”分装小样,诸多环节都难以同品牌生产画等号。配制、填充、灌装应在符合产品质量控制需要的生产车间实施,同时化妆品的包装材料也应当符合强制性国家标准、技术规范等要求,从而确保产品的质量安全。《化妆品生产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令第46号)》第六十三条提到,配制、填充、灌装化妆品内容物,应当取得化妆品生产许可证。

北京市药监局也强调,由于未取得化妆品生产许可证的化妆品经营者不具备化妆品生产方面的条件、质量管理和人员管理的要求,无法保证质量安全,因此其不得私自分装且销售化妆品。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赵虎称,这类自行进行化妆品分装的商家可能存在一定法律风险。商家不对生产厂家、使用期限等信息进行标注违反了《产品质量法》。且分装类产品一般涉及到雅诗兰黛、Dior等众多品牌,在法律上,私自分装的行为属于割裂了产品与品牌之间的联系。“更有甚者,如果商家有售假、以次充好等行为,还可能会涉及违反刑法。”

对此,北京市药监局提示消费者,一些化妆品生产企业生产小规格包装产品供消费者选择,但无论何种规格包装(包括最小销售单元),只要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销售的进口或者国产化妆品,需完成注册或备案方可上市销售,且都应当有中文标签,标签内容应当符合法律法规、强制性国家标准的要求。消费者购买产品后,可以通过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或“化妆品监管”App查询化妆品注册、备案信息。

据了解,北京市药监局已要求北京化妆品电子商务平台按照法律法规要求承担对平台内化妆品经营者的管理责任,对平台内经营者私自分装且销售化妆品的行为开展自查工作,如发现平台内销售的化妆品存在无证分装、无注册备案、无中文标签等违法违规行为,应按照要求采取措施,及时制止,控制风险隐患并报告市药监局。同时北京市药监局也将开展网络巡查,进一步排查网络销售化妆品的违法违规行为。

(北京商报记者赵述评蔺雨葳)

本网站由 财经产业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3326号-29
联系我们:85 572 98@qq.com